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二丫的窝

我是一颗瓜子,我在等待有合适缺口的门牙

 
 
 

日志

 
 

《阿勒泰的角落》,大自然中的单纯人生  

2011-05-05 02:34:03|  分类: 你全家都是文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阿勒泰,最著名的恐怕就是喀纳斯、图瓦村、额尔齐斯河这些风光秀丽或拥有奇特人文的旅游景点了,像喀吾图、巴拉尔茨、沙依横布拉克这些地名大多数人别说去过,恐怕就连听说过的都很少,而这些地名,恰恰就是《阿勒泰的角落》一书的作者李娟生活的地方。

李娟的家庭一直在阿尔泰深山牧区里生活,开了一家小小的裁缝店兼杂货店,一直跟着当地牧人的羊群南上北下,在不同的牧场中过着迁徙的生活,后来作为当地唯一一家汉族人定居在哈萨克牧民的冬季定居点里。《阿勒泰的角落》这本书写的就是她在这种游牧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以及她所接触的形形色色哈萨克人的有趣故事。

《阿勒泰的角落》,大自然中的单纯人生 - 二丫 - 二丫的窝

 

很久没有读到如此清新朴实读来却又令人欣喜的文字了,她的文章没有太多华丽的装饰,有的全是对生活的热爱,平实的语言讲出的故事却经常让人会心一笑,让人对那种实际上可算是贫苦的生活产生了许多向往。正如书的封底一则短评所说,“对于本书,任何书评与访谈可能都是多余的,稍微有一点‘思想’的文字就会略见尴尬。”此言极是,正如我现在非常想把这本书推荐给大家,却觉得任何辞藻用在此处都觉得虚头八脑,不如摘几个段落让大家自己体会那种感觉吧。

---------------------------------------------------------------------------------------

故事一,漂亮高挑的儿媳妇带着婆婆来打算做条裙子,要付订金时从拎着的编织袋里抓出三只鸡来——

“三只鸡嘛,换一条裙子,够不够?”并叮嘱道,“不要让公公知道了啊?公公嘛,小气嘛,给他知道了嘛,要当当(唠叨、责怪)嘛!”   “婆婆知道就没事了?”  “婆婆嘛,好的很嘛!”她说着揽过旁边那个又矮又小的老妇人,拼命拥抱她,“叭”地亲一口,又说,“等裙子做好了嘛,我们两个嘛,你一天我一天,轮流换着穿嘛!”

……

我们实在没法拒绝这三只鸡和她那因年轻而放肆的要求。但是我们要鸡干什么?但是我们还是要了。

“家里鸡少了公公看不出来吗?”  “看不出来。”

“家里鸡很多吗?”  “多的很。”

“五十个?一百个?”  “七个。”

“啊——”太不可思议了:“七只鸡少了三只,你公公还看不出来吗?”

“看不出来。”  “……”

当地男人不过问家务,已经严重到了这种地步。

-------------------------------------------------------------------------------------------

故事二,她睡的“床”是几只啤酒箱子架起几块木板,铺上羊毛毡,就裹了被子躺在上面。货架上啤酒卖完了就从床铺下的啤酒箱里掏几瓶,靠墙根的箱子快空了,她睡觉时就会很小心不往墙边贴,担心床会睡塌。

有一只猫夜夜都来,没办法,我家租的这间土房子到处是洞,别说猫了,骆驼都能来去自如。可笑的是,这房子虽说四面楚歌,门倒是弄得密不透风。每天睡觉前,我妈总是不辞辛苦地在门上一重又一重地绑绳子、抵棍子。害得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我们得折腾很久才能打开门做生意——它是如此保险可靠,以至于晚上来锤门的醉鬼,把门从合页那边踹开了,另一端仍完好如初。

再说猫——它像人一样地呼吸,像人一样地蹑手蹑脚,像人一样在近处注视我。我连忙裹紧了被子,一个缝也不给它留下。

但到了最后,它总是有办法进来。它毛茸茸的,不知是脏还是干净的毛紧贴着我的腿。……我一脚把它踢出去,它沉默地掉到地上,又沉默地爬起来,沉默地再次靠近。当我再一次醒来,再一次感觉到它热烘烘的身子时,不知它已经在被窝里睡了多久了。

 

-------------------------------------------------------------------------------------------

故事三,她那快90岁的外婆跟她们一起住,玩心比谁都大,每回一听说她们要出去玩,就不声不响换好衣服拄着拐棍早早到路口等着了。但她们出去玩都是爬山过坎的,带着老人不方便,而且店里也没法锁门需要有人看店。结果老太太一人看店的时候就会把20块钱的胶卷两块五卖出去,还怪她们“那么丁点大的小盒子哪值的到那么多钱,你们不要乱卖东西!”或者看到她们啤酒卖3块,就把所有酒都卖3块,包括很贵的伊力特,于是“外婆看店的时候,我们得留下一个人看外婆。”谁也不愿意做留守的那一个,于是谁动作快谁占便宜。

我这人比较老实,早上吃了饭,总要刷锅洗碗什么的,因此总是吃亏,总是眼巴巴看着她扬长而去,而且还没什么怨言。我妈就不一样了,每次自己迟一步让我占了先机的话,就开始使劲怂恿外婆搞破坏了——

“妈,你看,妹仔又要带你出去玩了,还不快点穿衣服,还不快点跟上!”

一面又得意洋洋地冲我大喊:“娟你等一等嘛,外婆也想去,你顺便把她带上吧!”

我大惊失色,外婆喜出望外。我装作没听到似的拔腿就跑,外婆来不及穿衣服,把大衣和拐棍都夹在腋下,跌跌撞撞就冲出来了。我妈又好心地追上她,给她戴上草帽,推着她往我这边跑,“妹仔你慢一点,等一下外婆嘛!”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而我呢,总是跑远了,又忍不住回头看,看到外婆还在沼泽旁的草地边蹒跚着,急急地往我这边赶,还一点也不知情呢,一个劲地怪我走太快了:“妹仔啊,你慢一点啊,慢一点啊,我撵不上你呀……”

让人心里忍不住一片动荡,一片汪洋,柔软得呀,于是两只脚再也走不动了。外婆在这山野里多么孤独……

每次都这样,心一软就完了。接下来……通常是我搀着她慢悠悠地磨蹭到前面山路拐弯的地方时,她就满意了:“娟哪,走了这么远了,好了,今天玩够了,我们回去吧,你妈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我就只好跟傻子似的,再慢悠悠把她搀回去。

而在家里,我妈早已收拾妥当,准备出发,只等我回来和她交班了。……

 

-------------------------------------------------------------------------------------------

故事四,林场的蓄木厂看守员巴哈提来补靴子,说值夜班时穿着暖和。

我妈很奇怪地问道:“为什么要值夜班?晚上还有人偷木头吗?” “有啊,为什么没有。”

“天这么冷,雪这么厚,到处黑黑的啥也看不到嘛!” “他若真想要,哪里顾得了这么多。”

“那你逮到过这种人没有?” “逮到过。”

“罚了没有?” “罚了。”

我妈不由得叹口气,大为遗憾:“你看,本来我们还打算过几天去偷两根的……”

……

“咳、咳……到时候……再说吧……”

我妈大喜:“真的?”

靴子补好了,巴哈提拎上就跑,我妈追到门口,又提醒似的说一遍:“说话算数啊!”

 

-------------------------------------------------------------------------------------------

上面这几个段落可都是我一个字一个字打上去的,很少做这种书抄,实在是非常喜欢她的文字。这样的故事在书中比比皆是,大家还是自己去看吧。

在这样夏天暴晒冬天零下几十度的环境里,她所感受到的人和事物似乎都是如此轻松有趣,她对生活没有一丝抱怨,虽然有时有种淡淡的孤独,但那孤独感也绝不矫情,仿佛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就像住在四处漏风的破毡房里,别人看到的可能是屋顶的破洞,她看到的却是美丽的星空。

  评论这张
 
阅读(244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