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二丫的窝

我是一颗瓜子,我在等待有合适缺口的门牙

 
 
 

日志

 
 

老照片的故事  

2008-10-29 05:32:23|  分类: 视心情好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收拾抽屉时发现一个信封,里面是一些照片,多是我从小到大的演出照片。想起来了,是去年赵节在做一个校园民谣十年纪念的专辑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本来想把我那首《姐姐明天就要嫁人了》也重新做一下收录进去,让我找一些能回顾自己在音乐道路上的成长历程的老照片做参考,等我找的差不多时,又因跟周亚平谈版权问题时有些扯皮而作罢,我也没当回事,随手把照片塞进信封就搁抽屉里了。
 
今天翻出来,看看年轻时的自己,想想这么多年的变化,也挺有意思的。从年幼到青涩,再到心中有了一种叫做梦想的东西,再到碌碌无为的今天,在不想选择的时候选择了,又在不该放弃的时候放弃了。走过的每一步,不曾后悔,却也有些许无奈。有些感受从来不曾忘记,也要感谢这些泛黄的相片,给了我鲜活的回忆。
 
为了留住这些回忆,把这些老照片也放上来吧,没用扫描仪扫,直接拿相机翻拍的,大半夜的光线啥的不太好,后期处理了一下。SP的照片上传总是这么小,点开可以看大图,不过也没多大,不爽。
 
第一次登台演出    前面两个姐姐在唱《大海啊故乡》
 
这是我第一次正式登台,小学五六年级吧,甘家口少年宫的一次演出,给人家伴奏,在两个姐姐后面露一小脸儿的那个就是我,两个姐姐唱的是《大海啊,故乡》。左边那个把琴横在腿上的小男孩弹的是夏威夷吉他,我们学琴班的小朋友都学了,其实我特想去那个,我喜欢滑棒在琴弦上滑过时的那种感觉,但老师觉得那个小男孩弹的样子更可爱一些。
 
上初中时的文艺女青年
 
这张是上初中的时候吧,很有文艺女青年的范儿了嘛,哈哈!
 
90年高一班级新年联欢会
 
90年上高一时的新年联欢会上,那时就有点假小子样儿了,脖子上的围巾是自己织的哦,怎么有点张明敏那感觉,哈哈!封闭式的G和弦按的很卖力嘛!
 
高中时学校里举办的《年轻的喝彩》演唱会
这是高中时学校举行的《飞扬的青春》演唱会,老段给我弹贝斯,我记得当时我唱的是《不是我不小心》和《寂寞的眼》。
 
高中时校电声乐队的一次正式演出
这是高中时我们校电声乐队在北京青年宫的第一次正式演出,当时演出的曲目我就记得有个《啤酒桶波尔卡》。弹吉他的是我,我旁边那个弹吉他的叫李欣,古典吉他弹得不错,不知道现在在哪做什么。他旁边弹电子琴的叫钟小天,毕业就去了奥地利,她教过我钢琴的一些简单指法,还送我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谱让我练习。
 
乐队唯一的一张照片  曾经的键盘手
 
其实这是我最想说的一群人,是我现在常挂在嘴边的“磁器”们。88年还是89年我们在一个吉他班里学琴认识的,正是在那里,我们学会了弹“全本”的《外面的世界》,《花祭》,又和老师李秋群一起扒带子,学会了《花房姑娘》、《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出走》……从此才真正找到了音乐带给我们的感觉。摇滚女青年的称号就是从那时候起周围朋友给我起的吧。对了,“二丫”这个名字就是那时候这帮磁器给我起的。90年夏天,我们组建了一个乐队,人人争着弹吉他或者打鼓这些看上去比较吊的“工种”。我被分配弹键盘,其实我没有正规地学过键盘,完全是凭着感觉把吉他上那一套东西按乐理挪到键盘上。那一年,我17岁。
我们没有多少钱买乐器,东拼西凑,几百元的电吉他,一千元左右的破鼓,话筒好像还是买音箱的时候FOU的。键盘是我从家里偷偷拿出来的只有12种音色的卡西欧电子琴。自从喜欢上摇滚,家里就反对我学琴了,觉得我们吉他班里都是小流氓。所以为了不让家里发现,我把一些书码成电子琴的形状用琴罩蒙好,蒙了家里好几年呢。
 
我们扒带子练崔健、U2、BON JOVI、菲尔柯林斯、Dire Straits、枪花……只可惜那会我们一心只想扒的像,练技术,找感觉,没有进行自己的创作,总是跟在别人后面,可能这点就注定了最后的结局。我们每周一至五在家扒自己那部分,周六日来到永定门一个磁器的奶奶家的一间几平米的小屋排练,就是照片上的这间小屋,这是我们乐队唯一的一张合影,它真的很珍贵,它记载的是影响了照片上这几个人一生的一段时光。从照片上可以看出屋子有多小,我和贝斯几乎脸对脸了,如果成员都到齐了的话,其中一个吉他手就只能站在门外面弹了。我们买了一块红布挂在背后的砖墙上,它能激励我们的斗志。小窗外就是铁路,过火车的时候基本上就听不清我们的声音了。很多年里,我不用看用耳朵听火车的声音就知道它是客车还是货车,这个本事就是那时练成的。每次排练,都是各自从家里带饭,中午热一下一起吃,我由于是找借口偷偷从家里溜出来的,没法带饭,所以每次他们都多带一点,我就是蹭着“百家饭”成长起来的。为了专心于音乐,好几个人辞去了工作,这在当时的环境简直是不敢想象的。我迫于家里的压力,高三的时候暂时退出了乐队,上了大学后试着重回乐队,但由于人员的变化、大家想法上的分歧,感觉和当初已经不太一样了,我甚至还动过几次辍学的念头。现在想来,不知当时如果走上另一条路现在会是怎样。
 
就在上周,我们几个磁器一起喝酒,聊起了很多往事,然后来到鼓楼旁的水归器酒吧的露台上,弹着吉他唱起了《一块红布》、《花房姑娘》。“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那一刻,我不知道他们,我的眼睛湿了。
 
曾经以为,我们会在这条道路上一直走下去。20年过去了,照片上这些人,只有最左边的王燚还在坚持当初的音乐梦想。29号是他们的痴人乐队在星光演出的日子,我们都说要去捧场呢。如果你也曾是痴人,请你也支持他们吧,在音乐上一直执着的痴人。
 
 京文在我们学校举办的一次校园民谣演唱会  签售,中间那个穿军大衣的就是我哦,哈哈
说到这里,其实后面的反而让我骄傲不起来了。
校园民谣热时,我们这些大学生也算赶上了这一拨,京文为我、贾楠、崔文斗等人出了一张合辑,这是94年11月京文为我们在我们学校办的一场校园民谣演唱会,然后是那张合辑的签售,人群中那个穿军大衣埋头签字的就是我,这么说,我也曾经签售过哦,嘿嘿。
 
 
 在地坛拍合辑照片,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可惜没选用
这张照片是我们做专辑时拍内页时我最喜欢的一张,可惜没有采用。在地坛公园拍照时,还遇到了我的偶像崔健,我们几个都很兴奋,让周亚平跟他说我们想跟他合影,但被他拒绝了,我虽然很遗憾,但也觉得,这就是我心目中的那个有个性的老崔。
 
我和姐姐
最后发一张我和我姐小时候的合影,十年前我唱着“姐姐明天就要嫁人了”,今天她的女儿已经差不多是照片上我的年龄。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评论这张
 
阅读(63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