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二丫的窝

我是一颗瓜子,我在等待有合适缺口的门牙

 
 
 

日志

 
 

轮回  

2008-05-30 01:40:23|  分类: 步子大了会扯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客厅的阳台,正对着中央电视塔,我经常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站在阳台上,看电视塔上的轮廓灯一闪一灭。
 
从我上幼儿园时就住在这个院里了。记得在我小时候,这边非常荒凉,城乡结合部,还都是坟地,公主坟嘛!记得小学去上学的路上,穿过菜地怕被疯狗咬,路过居民区怕被坏孩子抢走正宗的军挎,却不怕盖房子时挖出来的骷髅头,一路踢到学校,还敢拿在手里吓唬同学,难怪长大后很长时间我的饰品里总有骷髅呢。
 
电视塔往北一直到我们院这边,以前是一大片桃林。那时,三环还不是三环,玉渊潭的山坡一直连绵到现在三环的西边,昆玉河边。那时我和院里的小朋友经常穿过桃林去河边玩,中间路过一个猪圈,臭哄哄的,但那大肥猪看见我们就哼哼唧唧的拱来拱去,到也挺有意思,我还摸过它那滚的浑身是烂泥的身体。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猪。现在每次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它。
 
后来为了修马路,山坡被炸开,马路东边被围上栏杆,变成收门票的公园,马路西边只剩下了些土坡,再后来,土坡也被铲平了,盖上了房子,不知道啥时候变成了红番茄。而我家这边,桃林在一夜之间被砍伐,令我们心痛不已,随后各种违章和不违章的建筑拔地而起。386.5米的电视塔刚建成时,凡是来我们家玩的东城南城的朋友一进院门就会仰望着高高的电视塔,我都会漫不经心地说:哦,这是我们院的烟囱。听者都会一脸讶异和向往地说:啧啧,你们院到底是部队大院,食堂够大的啊! 大笑
 
再后来,这边越来越热闹,小饭馆走马灯似的换,不少成为我们的据点,雪域羊汤一度是这边最大的饭馆,在那里我们爱上了和田玫瑰香葡萄酒,怎么喝都喝不够,那时几十元一瓶酒已经算太奢侈了。佳话都传到了新疆,大LAY的新疆客户警察DD曾经特意给他捎过一箱来,千里送葡萄酒的情谊才成就了后来我们两次新疆之行的美好回忆。
还有黄记煌那个位置,最早是叫桃源居,有一道蘸果酱吃的肉排使我们成为它的常客,后来被我们吃倒闭了,又变了好几次脸才变成了黄记煌。
周边的一些小店铺经常挂上“拆迁甩卖”的牌子甩卖各种衣服布料,这一甩就是好几年。
 
……
 
前一段时间,又一个睡不着的夜晚,我站在阳台上看电视塔时,惊讶地发现这一片真的开始拆了。大多数房子已经扒了,废墟中,一盏聚光灯打在仍在工作的一辆黄色铲车上,它安静地孤独地铲起一铲土,然后转过身去放在另一边。看着它一铲一铲地工作,我忽然想,它是不是个变形金刚呢?我盯着它,希望它变成大黄蜂。
 
第二天上班路上,我特意留意了一下,黄记煌,拆了,麻辣渔乡,拆了,雪域羊汤,拆了,还有雪域羊汤旁边的羊蝎子,开了十年了吧我都没吃过,上次听老幽说还不错能吃到顶,我还说啥时试试呢,也拆了。这些陪伴我十多年的熟悉的建筑都拆了,让我有些失落。
 
这几天,每天看大地震的报道让我更难以入睡。前天晚上,当我再次站在阳台上看时,惊喜地发现,拆了的那一大片空地上,拔地而起的是一棵棵树苗,高的是杨树,矮的是桃树。刹那间,小时候的感觉涌上心头。三十年过去了,那些桃树,轮回了几圈又回到了我的世界。
 
上学时学过物质不灭定律:物质虽然能够变化,但不能消灭或凭空产生。如果真是这样,我宁愿相信,这每一棵树苗,都是大地震中遇难的那些孩子,他们并没有离开这个世界,只不过是改变了生存方式,以另外一种生命的形式在这里成长并必将欣欣向荣。
 
                          轮回 - joanliu7617 - 二丫在网易的窝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