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二丫的窝

我是一颗瓜子,我在等待有合适缺口的门牙

 
 
 

日志

 
 

一只猫的日记  

2005-07-11 14:34:20|  分类: 我的,都是我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当我看到我家的猫——“球球”趴在那里发呆时,我都会好奇地想,她每天都在想些什么呢?她寂寞吗?还是很享受这种无所事事的生活?
 
这是以前写的一篇文章,放在这里吧。
 
 

                           一只猫的日记


    1月29日   天气:有点凉

    本姑娘的名字明明叫“猫”,她却非要管我叫“球球”,让别人听了以为我很胖呢,其实才不是呢,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她是我的主人,我不喜欢这种称谓,好象我是她的奴隶似的。不过说实话,我倒觉得自己象是她的主人,只要我不满的大叫几声,她就会紧张地跑过来,看我的饭盆里是不是没有猫粮了。家里的大浴缸自从我来后就变成我的专用马桶了,每次我轻松了后,拿爪子象征性的划拉两下那并不存在的沙土,然后就若无其事的扬长而去,而她就会赶紧去收拾。总的来说,我在家里的待遇和地位还是不错的。
    不过有一点我是真受不了,她总趁我不防备的时候一把抱起我,肉麻兮兮地说:“来,让妈妈抱抱!”真够戗!一个未婚女子,说这种话也不脸红!每到这时我就一巴掌打过去,在她手上留道爪痕,她就会悻悻地放开我,还说:“人家的猫都爱让人抱,你怎么那么有个性呀?”嘿嘿,才知道我有个性呀!
    她现在已经睡了,我的机会又来了,每天我都喜欢在她睡下后突然跳到她的床上,并且踩着她的身体当跳板,跃到她的脚旁我的习惯睡眠处。每到这时她就会啊地一叫,一把抓住我,和我双手对打一番,当然,一般都是我占上风,谁让她的指甲没有我的爪子尖呢!每次打到她把手脚都缩回被窝了,我们就可以双双入睡了。
    好了,去睡了。

 

    2月24日  天气:没看见星星

 

    今天是她的生日,她出去玩了,这么晚了还没回来,我都在她床上睡了一觉了。她不在我就可以满床打滚,不用蜷缩在她脚下了。不过一觉醒来看不见她,心里还真有点失落呢。我还想今天好好表现一下呢,本来想在她睡觉时不跳到她身上了,而是让她给我挠挠下巴,摸摸我的长毛,象别家的小乖猫那样。
    还没回来,哼!不理她了!明天本姑娘就没这么好的心情了。还是做回我自己吧!

 

    3月21日   天气:外面有鸟叫

 

    今天她看着日历,幽幽地说:“春天来了。”
    最近我也有感觉,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了,阳台上的花盆里长出了一些象绒毛一样的绿色,看得我心里痒痒的,身体里隐隐约约有一种东西在滋长。
    夜里我正睡着,忽然敏感的神经觉得空气里有种不对劲的东西在弥漫。睁开眼睛,墙上的钟两个针指向两边,象我发脾气时向上翘起的胡须,我不会看钟,不知道这是几点,但我知道一定已经很晚了。
    扭过头我看了看她,她居然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那里除了有一点点脱落的墙皮没有什么特别的。我疑惑地又看她,她眼光还是那样定定的,执着地看着那块墙皮,然后抽了一下鼻子,两滴水珠分别从她的两个眼睛流到了她的耳朵里,脸上留下了两道亮亮的痕迹,象两只蜗牛从那里爬过一样。我觉得很好笑,便笑了几声。她听见了,却看也没看我一眼,把头埋在枕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我猜她一定是在那里骂我。
    有什么的!骂我还不敢面对面的。
    我无趣地翻了个身,睡了。

 

    3月25日   天气:刮风了

 

    今天刮了一天的大风。
    外面的风声呜呜的,还有柳树的长枝条在风中威武地抽来抽去,听着它很解气似的。漫天飘起了白色的棉花,用它垫我的窝一定很柔软。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动不动就整天心神不定,烦躁不安。
    听着外面的风声,忽然我也有一种跟着风一起怒吼的冲动,想着想着我就不禁喊出了声。一种婴儿哭哑了嗓子般的声音吓了我一跳,真的是一跳,我警惕地转了几个圈,发现这里除了我没有其他人了,难道这种奇怪的声音是从我纤细的喉咙里发出的吗?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这样叫着很爽。于是我又一次纵声长啸起来,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心里的烦躁随着这样放肆的嚎叫一点点发泄了出来。

 

    3月29日   天气:阳光温暖地盖在我睡觉的地方

 

    最近几天我象变了只猫,夜夜嚎叫。
    她早上睡眼惺忪地醒来,躺在那里看着我说:“你叫得我一夜没睡好!”
    我跳到她的胸上,那里很柔软,怎么以前没注意到?
    她用手抚摸着我的背,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渴望一只手的抚摸!我从嗓子眼里咕噜咕噜地发出谢意,任由她的手,那温暖的手,抚摸着我的毛,挠着我的下巴。我看着她,她也正温柔地看着我。我忽然感到有点伤感,这时候感觉她真的有点象我的妈妈。
    心里正在一点点变得柔软时,她说话了:
    “你开始闹猫了,要不哪天去给你做了吧!”
    我不知道她要给我做什么,但我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我一跃而起,跳下床去,心里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
    于是我变本加厉地嚎叫起来,发泄心中的烦躁,也发泄刚刚引起的不快。


    
    4月2日  天气:越来越暖和了

 

    再这样下去我会疯掉的!
    我的嗓子已经嘶哑了。除了整天嚎叫,我还控制不住要在地上打滚。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只是这样做的时候心里稍微舒服些。其实我知道这也是自欺欺人,我需要的不是这个,但是需要的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心里有种火在烧的感觉。
    又到晚上了,最近一段时间我特别害怕夜晚。每到夜幕降临,我就会很烦躁,我讨厌看到那黑色一丝一丝地刷满窗,似乎把我所拥有的东西一点一点地收走了。
    我跳到窗台上看外面,黑漆漆地什么也看不到。其实外面有灯光,有很多灯光,各种颜色的灯光,但那灯光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想看到的不是这个!
    我想看到什么?
    她说明天要带我去个地方,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为了掩饰我的不安,我又开始嚎叫起来,叫得有点漫不经心了。其实今天我没那么难受了,但我觉得我总得做点什么。
    她说明天我就好了,但愿吧!
    忽然,我听到外面传来一种声音,我来这里后一直没有听到过的声音,然而这声音又是那么亲切,仿佛一直就没有离开过我。这种声音在我刚出生的时候曾经听到过。我知道,这是另一只猫的声音。
    我听到,他,对,是他,在那里呼唤我,空气中有种雄性的味道。我没有见过他,但好象几百年前就认识了,他一直在与我身边一样的空气中,原来他离我那么近!
    可是他又离的那么远,我趴在窗台上拼命往外看,却看不到他的身影。我听到他在呼唤我,可是他在哪扇门哪扇窗的后面?那些挂着窗帘的房间,遮住了多少欲望!
    我急切地在窗台上踱来踱去,疯狂地叫着他,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想他知道我是在叫他,因为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凄厉。
    好累呀!
    我颓然地倒在窗台上,从嘶哑的喉咙里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声呼唤:
    “你——在——哪——里?我——的——爱——人!带——我——离——开——这——里——吧!”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